激进的北大 要开始专门招收高二学生了

高中学科 来源: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: 2018-03-26 13:53:32 浏览量: 9242

位于北大的北京国际数学中心,被媒体称为“特区”。如今看起来,北大又有将面向高二招生的“数学英才班”建为另一个“特区”的想法。

作为国内最顶尖的两所大学,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在本科招生方面的改革步伐,经常呈现出你追我赶的态势。

于是,继清华大学推出“丘成桐数学英才班”后,北京大学也发布了“数学英才班”的招生简章。

两校都不约而同将招生触角直接前移至高二学生群体,其中,与还面向高三应届生招生的清华英才班不同,北大英才班仅面向高二非应届生群体招生,显得更为“彻底”和“激进”。

在此前推出分析清华英才班招生文章的基础上,今天将主要围绕北大英才班展开分析。

清华英才班招生简章公布后,网上就已有质疑清华此举是在“掐尖”的声音出现,而从北大英才班的招生简章里,人们其实同样可以找到几条质疑北大“掐尖”的理由。

      例如:

     考核时间安排在高考统考前的3月底、4月初,有提前选拔、干扰高中教学秩序的嫌疑;

     招生对象限定在高二在校生,并允许他们进行高考补报名,但这些非应届高中毕业生并不符合各省的高考报名条件;

     通过选拔、获得认定资格的高二学生,也将拿到北大在自主招生、综合评价试点招生等能够给予的最高政策优惠,即高考成绩达到一本线即可被北大录取。

     以上质疑也不难被教育部事先察觉到,然而,教育部最终仍批准北大、清华从今年启动各自的数学英才班招生,背后肯定还蕴含着更深层的考虑。

      右二为刘若川副教授,他和许晨阳一样,只用了3年就从北大数学科学学院提前本科毕业,跟随田刚读硕士,随后赴美留学,从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。对这些本科便能提前毕业的数学精英而言,或许让他们提早入学,更能让他们尽早做出有影响力的科研成果

首先,从数学学科拔尖人才培养的需求来看,确实需要从非应届学生中,提前选拔一些富有数学研究潜质、有志于终身从事数学研究的科研苗子。

这是因为,数学家的“黄金年龄”比其他一些学科要早,历史上不乏年轻时就已展露过人才华的天才数学家。有“数学界诺贝尔奖”之称的菲尔兹奖也要求,获奖者年龄不能超过40岁。

对他们而言,中青年时代才是灵感不断、攻克数学难题的好时光,一旦错过,再做出开创性科研成果的概率将显著下降。因此,他们希望能够及早完成学业,进入科研领域,从而延长自己的“学术生命”,增加取得研究突破的可能性。

其次,一些非应届毕业的高中生也已展露才华,引起高校的注意。

仅以较受高校认可的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为例,近年来已出现优秀学生低龄化的发展趋势。入选2018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的60名全国佼佼者中,就有近3成(26.67%)学生并非高三应届学生。

2018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里,甚至还出现了2名初中生的身影

显然,这就证明,数学水平并非和学习年限完全对应,如学生已通过奥赛、国外数学大赛等方式证明了自己的潜质,抱有“得天下英才而与之”想法的顶尖高校,也就难以抗拒将他们尽早招揽开始培养的念头。

所以,北大、清华数学院系有招生需求,再加上两校之间存在竞争关系,只要其中一所高校有所行动,另外一所也会尽可能紧随其后。

最后,英才班招生制度设计上,也在尽量避免对高招录取公平、公正性的影响。

比如:

除符合保送条件的学生外,此次英才班招生仍要求学生走完高考报考、录取流程(但无须填报高考志愿),对他们的高考成绩,也有一定的刚性要求;

录取时,北大将对学生实行单独录取,无须学生填报高考志愿,保证他们如果高考成绩无法达到北大录取要求,也不会被其他高校录取,进而影响到其他考生的正常权益;

与自主招生、综合评价等特殊类型招生一样,北大也会按教育部相关规定,对获得英才班招生入选资格的考生进行公示。

通过阅读以上分析,大家或许可以理解教育部为何允准北大、清华做此尝试,但不可否认的是,北大仅面向高二学生招生(且招生人数或将多于清华)的做法确实有些“激进”。

毕竟,我们很难确保,每年都有足够数量的高二在校生能够真的符合北大要求,借助英才班提前进入北大开始数学学习。

而且,对照北大数学科学学院近年来每年150-200人的招生规模,如果在不扩招的前提下专门针对高二学生招收英才班学生,将直接动用学院15%-20%左右的招生计划,进而会相应挤占自主招生、高考统招招生计划。

由此可以延伸出来的疑问就包括,这样设置是否值得,以及在具体人才培养过程中,如何平衡英才班和非英才班之间的差异,例如,因为英才班的存在,是否会过多挤占非英才班的教学、师资资源等。

随着改革的深入,北大需要用实际行动回应人们的疑问和办班过程中出现的难题,否则,就难以对得起选上来的优质生源,也不会为后续深化改革赢得更为充分的舆论空间。

      图中人物为哈佛大学东亚系教授田晓菲,她就是北大上世纪80年代中期破格录取的一名少年大学生。被北大西语系英美文学专业录取时,她才13岁,还在天津13中读初三

笔者相信,既然北大、清华的数学学科可以“破冰”开招非应届毕业生,那么,其他基础学科也会提出同样的要求。

但考虑到北大清华的影响力和此类招生的特殊性,教育部恐怕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将这种“特权”普及给更多的学科。

比较稳妥的策略还是先让数学学科探索试点,给后续改革积累经验。

总之,既然开始招生了,笔者还是希望,北大、清华能珍惜手中来之不易的自主权,扎实做好第一届招生及后续培养工作。

社会各界也不妨给予他们改革探索的时间和空间。

{ 高中辅导 } { 政策解读 } { 学霸君1对1 }
学霸君1对1的课程规划师会在3天内联系您。
请注意接听来自010/021开头的号码!